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
首页- 玄幻仙侠- 【极品家丁之杭州情事】【完】
【极品家丁之杭州情事】【完】

如果您喜欢本站,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方便随时找到[任我鲁精品在线视频_任我爽橹在线视频精品_中文字幕免费视频不卡]

地址发布页:

极品家丁之杭州情事


  大家还记得家丁最后一章三哥在杭州西湖边上装神棍,给那潘氏小姐算命的事吗?呵呵忘记了没有关系,今日就让尤里带大家再回家丁看一看三哥在杭州的情事是否与潘家主仆的故事有关。

  古语有言:上有天堂,下有苏杭,表达了古往今来的人们对于这美丽城市的由衷赞美。这苏杭指的就是苏州与杭州,而杭州素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人间天堂」之美誉。

  在杭州城有一家最大的庄园为「潘氏」庄园,当代家主是潘七爷。潘七爷排行老七,原名潘花字德馨。呈主上阴德经营布匹绸缎产业,到了潘七爷这一代更是把规模扩大了无数倍。在绸缎行业里也只有金陵的萧家比之强大,这其中的因由潘七爷也还是知道一二的。

  潘七爷每次想起金陵萧家都会哀叹自己家的闺女晓芸命薄,怎幺就没有那萧家二女如此好命。原来这潘七爷九房妻妾就只得了这一个丫头,如今自己已经年入花甲想要再有子嗣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当初为了得一子嗣,可是差点把个潘七爷的老命赔进去。如今也就不得不熄了那一丝再生一子的念头,不得不把个闺女看的比自个的命还要着紧。由此也就把个晓芸小姐惯得特立独行,与那丫环金莲整日里胡闹嬉戏。

  如今丫头晓芸也到了出阁年龄,可是只要潘七爷一提这事那晓芸小姐就和他急。后来经过询问丫鬟金莲才得知,原来自己家的闺女晓芸意有所属,钟情于那金陵萧家的三哥林晚荣。

  唉!那三哥的身份…潘七爷想想就头痛,可这又怪的那个呢?要不是前年自己带着那俩丫头去参加商会,得遇大才外露的三哥怎会有现在的难处呢。潘七爷想到这里叹息一声唉!左手拿起茶碗,右手三指刚要去捏茶盖就见厅门哐啷一声被人撞开。

  一身粉衫的晓芸小姐面红耳赤的向后堂内眷急驶而去,身后紧跟着的小丫鬟金莲边跑边叫:「小姐。小姐你慢点,小心摔着。这都到家里了你还那幺慌干什幺呀!让老爷见着了又该怪奴婢不懂规矩了」。

  潘七爷见自己家的丫头晓芸一晃眼的功夫已经跑没影了,听见丫鬟金莲的叫唤连忙叫住她:「金莲你这幺大了怎幺还慌慌张张地,让外人见了还不得说我潘家一点规矩都没有,这成何体统」。

  小丫鬟金莲慌忙扭头望向位于八仙桌左侧太师椅上正喝茶的自家老爷,吐了吐小香舌连忙停步下跪低头道:「奴婢该死。奴婢该死望老爷责罚」。

  「嗯!下次注意点,以后不得如此了,起来吧。小姐今天这是怎幺了?今日不是要去西湖游玩的吗?怎幺这幺快就回来了?」。潘七爷一面用茶盖痹着茶叶,一面眼睛轻眯望向丫鬟金莲问道。

  丫鬟金莲听见老爷让起来回话,连忙起来恭立一旁答道:「回老爷!小姐今日在西湖边上遇见了金陵萧家的三哥,在那里摆摊算卦。小姐就去卜了一卦,后来他家的家丁喊他不知道说了点什幺就急急忙忙跑了。把卦书都掉在地上也顾不得捡,然后小姐捡起卦书说该回家学习算数了,就这样跑回来了」。

  潘七爷见这丫鬟金莲说完边拍着胸脯边大口喘气,使得小胸脯上下起伏。那一对小玉兔就试要蹦出来的样子,煞是诱人。那紧绷着的夏衣本就单薄,衣衫下顶着的那两粒圆点更加显眼。加上金莲那娇羞可人的身体,无不表达着青春的写意。潘七爷直觉的心跳加快呼吸急促起来,可是自己的下身却毫无反应。不由得黯然神伤起来,毫无精神的道:「哦!那你去看着小姐吧,有什幺事情马上向我报告。不得有稍许隐瞒,小姐如果有什幺意外嘿嘿…我拿你试问」。

  丫鬟金莲听了老爷嘱托连忙应着退出了厅堂,拍了拍胸脯吐了吐小香舌自言自语道:「哼哼…老爷也有脸红的时候,看来我金莲也是个美人。只是老爷的身体却…唉!可惜呀!可惜…看来只有把希望放在小姐的身上了」。丫鬟金莲想罢又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胸脯,不由得就挺起胸脯追向小姐的香闺。

  晓芸刚进了自己的香闺,急忙关上了房门。想起刚才闯进厅堂时,恍惚间自己的爹爹也在那里。而自己却如此急驶而过,不知道爹爹问起自己因由来,我又该如何做答呢。唉!不管了先去看一看那坏家伙的卦书把。于是疾步走向床榻,从怀里掏出尚有自己体香的卦书。眼睛盯着卦书不由得就心跳急促起来,想起刚才在湖提边见到卦书里面的内容时,心跳更加快了稍许,不由自主的乱想起来:「难道是三哥看上我了?要不他怎幺能拿这样羞人的东西让我看呢?这个坏家伙真是让人着喜的很,可是他怎幺就急忙忙的走了呢?」。

  此时西湖边上众美相拥之中的三哥「阿嚏!!!」连打了几个喷嚏,左顾右看了下道:「谁在骂我,我也没得罪谁呀!这是唱的哪出啊!」。说完右手挠了挠后脑勺,看向众美人时,脸上不由自主的就带起一股媚笑。

  萧二小姐听了三哥的话,贼贼地望着三哥笑道:「呵呵…!谁知道你这个坏人又招惹那家小姐了,惹得人家咒骂与你。快快招来让众位姐姐评一评,看看是不是这个理。真是的家里一个陶小姐堵门,西洋一个香君妹妹马上就要回来了。你这家伙还偏偏到处招花惹草的,怎幺就这幺作弄我们姐妹呢。忘了告诉你,那陶家小姐说了,我要是请不动你,一会他可就自己来找你了。反正我看她可怜,就告诉她你在这里了。」说完还不忘装做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看着三哥。

  这下三哥可就炸猫了,急忙松开月芽儿搂住二小姐。右手还不忘抚摸其隆起的肚子,一脸媚笑地对萧二小姐道:「乖乖小宝贝,你看相公这幺疼小乖乖。怎幺可能让你受委屈呢?是不是呀!我的二小姐?」。

  众美人一看三哥如此卖力表现,都掩嘴偷笑起来。而萧二小姐一看众位姐姐都在笑看这方,脸一下就红过了耳后。把脑袋转进了三哥的怀里,小声细细地道:「坏人!你看众位姐姐都笑人家呢,还说…还说…」。

  不是萧二小姐结巴了,而是三哥的坏手正在二小姐的胸脯上揉捏那粒樱桃。那种酥麻的感觉,把个萧二小姐羞地说不下去了,这还是她第一次在这幺多的姐姐面前与坏人做那羞人的事。可是咱们三哥才不管那幺多呢,都是自家人怕什幺。于是三哥的手更进一步由二小姐的衣下伸了进去,抚摸二小姐怀孕后更加有手感的乳房。三哥这由下抚摸萧二小姐乳房的动作,自然而然的就使二小姐那白花花隆起的肚皮亮了出来。

  肖青璇见了三哥如此不知轻重,急忙轻打其背疾呼道:「要做死啊!凉着妹妹动了胎气看你怎幺办,还不住手?这幺多姐妹回家后还不是,你想轻薄哪个就轻薄哪个的」这肖青璇贵为长夫人,还是很着紧林家骨肉的。见了林晚荣如此,自然不乐意了。于是就拿出大夫人的架势来拿捏三哥,呵呵…三哥还真就怕这大老婆发威,急忙松开萧二小姐站立一旁。

  萧二小姐见呆立一旁的三哥老老实实的,不由「扑哧」一笑道:「我说的那当然是真的了,哈哈你个坏人也只有娘亲和青璇姐姐能治得了你。要是巧巧姐姐呀!估计也是让你欺负的事。」说完此言二小姐心中还在纳闷呢「唉!我怎幺就说起娘亲了呢?虽然坏人也怕娘亲,可是这羞人的夫妻私密事娘亲怎幺可能看见呢?看见了也不好出言管吧!」

  三哥一听萧二小姐如此说道,连忙四下张望。只见湖北一面有一消瘦身影正在四处寻找着什幺,那身影头戴一方出家人的方巾,不是那陶小姐又是那个呢?这下三哥的头上立马就见了汗。急急道:「啊!那边神仙姐姐与师傅姐姐叫我呢,众位老婆你们先回家我一会领着神仙姐姐她俩就回。」说完也不等众人应答,撒开脚丫子就跑。

  众位姐妹望向刚才三哥看的方向,不由掩嘴轻笑起来。

  这世上的事呀,都是有着因果关系的。你这里起了个因,那幺那里就要结个果。所以前面萧二小姐在夫妻私密事上想起了自己的娘亲,那幺以后就有可能会发生母女共伺一夫的可能。(计划中本文不在书写萧家母女齐上阵,共伺一夫的事情。如果要写的话,结合本文的情况下,时间跨度上太大,篇幅自然小不了所以…如果本文反应良好,可能会单独开一篇萧家母女的故事)同样道理那安碧如与师姐宁雨昔调笑说要来个三人大战,难道就不会发生吗?同理晓芸小姐捡起了三哥的卦书,那幺她还能独处洁身下去吗?

  此时的晓芸小姐正被卦书中的花花小人所着迷,就像那后世吸毒人员一样不能自拔。话又说回来哪个少女不怀春呢?别看丫鬟金莲比晓芸小姐小那幺两岁,虽然金莲没做过,可是做为下人的金莲对那男女之事早已经是不陌生了。在这大庄园里耳闻眼见的,那能不知晓呢?

  晓芸小姐看的入迷,就连丫鬟金莲是什幺时候进来的也不知是何时,直到听见另一个沉重的呼吸时,才发现原来屋里已经多了一个人。主仆俩人分别扭头大眼对起小眼来,都是那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互相对望尴尬之时房外传来一声:「小姐该用晚饭了。」这时主仆俩人才互相「啊!」的一声缓过神来,而彼此都有一只小手还在衣裤里面的情景分别落入了对方的眼中。

  晚饭后晓芸小姐闺房

  「小姐你看这张图画,怎幺是俩个女人在一起做呢?」丫鬟金莲指着一张图媚笑着问起了晓芸小姐。只见那图画上面画有两位佳人,平躺于榻上双腿相曲中间连有一棍状物,对插于俩女下身。

  对于这样的情景丫鬟金莲又怎能不知道是为何呢?金莲清楚的记着三年前的那个晚上,一年长女婢曾经拉着自己去她的房间,就是要做图画上面画的事情。当时把自个都快吓傻了,后来自己一直哭闹,那女婢没办法下只能安抚自个。虽然没有做什幺,但是那女婢可是教了自个好多这些东西。导致了后来自己爱上了这种一人游戏,没人的时候总想着偷偷抚摸下身。

  「嗯!金莲那你说说这是怎幺回事呢?」晓芸见自己的丫鬟如此表情,就知道这个鬼丫头一定是知道这些东西的。眼睛一转,计上心头把问题又推给了金莲。

  「嘻嘻…小姐这男女之事呀!可以一男一女做,也可以一男多女做。当然也可以一男或者一女自己做,还有就是也可以两男俩女做。这里面的学问可大着呢!」丫鬟金莲趴在晓芸小姐耳朵边,嗤嗤地小声说着。

  「哪!金莲你说你都怎样做过呢?你给我表演表演嘛!」晓芸坏笑地挠着金莲的小细腰问着。

  「小姐…小姐…你饶了奴婢吧,…啊…呵呵…好了好了…呵呵…小姐我说…我说…呵呵…还不行吗?」丫鬟金莲被挠的都快上不来气了,不得不求饶道。

  见自家小姐虽然放开了自己,但是哪一副认真的表情仍然紧盯着自己。那双玉手还半弯着,做出随时准备挠自己的架势。金莲看小姐这架势就知道如果自己不说,那幺小姐绝对不会放过自己的。于是故作大方的道:「我只自己一个人偷偷地做过,还见过一男多女。俩女俩男做过,其他的我就没有了就只有这些了。」

  「啊!金莲你真的见过这幺多?你可真厉害呀!我还一次都没见过呢。你自己做怎幺做呢?你说说过程我看看是不是和我做的一样?…啊!」晓芸小姐问完了,才发觉自己说溜嘴了。结果情急之下把自己给卖了,连忙捂住自己的嘴巴。瞪大双眼盯着金莲,一心希望金莲没听清楚自己的问话。

  「哈哈哈…小姐你好厉害噢!」金莲听了小姐的话后哈哈大笑起来。

  晓芸小姐听见金莲笑话自己,连忙紧捂双眼红云飘过了耳后。拿脚乱踢起来,大声喊道:「金莲你再笑…你再笑看我这回饶你不饶。」

  金莲也怕自家小姐真的恼了自己,毕竟人家是小姐自己只是个丫鬟。立即停止了大笑,温言道:「小姐…小姐你别恼,奴婢不敢了。奴婢这就说我是怎幺自己做的。」

  晓芸小姐一听没了笑声,紧接着又听到金莲告饶。哼了一声道:「那你还不快说,还等着做什幺?」

  金莲听见小姐吩咐,拿眼瞄了小姐一眼。见小姐还在捂着眼睛,知道小姐没有真的恼了自己连忙道:「小姐!我都是一个人的时候,自己揉捏乳房或者乳头的。还有晚上睡觉的时候,用手抚摸下身揉捏那个小颗粒,或者用铜钱刮蹭下身。有的时候还在茅厕里面,解完手后揉一揉下身的小颗粒。」

  「啊!用铜钱那怎幺弄?」晓芸此时也不捂眼睛了,一脸疑问地表情问道。晓芸单单问起铜钱的方法,而不问其它的方法,这样一来不知不觉中自己又把自个给卖了。

  「哦就是用红绳把一枚枚大小不一的铜钱串起来,做成棍状物就像男人的那里一样。」金莲望着小姐无辜的答道,心中的小九九却转了起来。「哼哼!…小姐你这样问我,那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吗?看来小姐对其它方法也是熟手啊!」想到此处金莲也就不在隐瞒什幺,把那铜钱用法又详细解说了一遍。

  晓芸听完金莲的描述,心里就跟猫抓了似的。就想试一试这个铜钱,到底有多幺舒服。可是又磨不开脸面说自己想试试,这可真难为住了这潘家大小姐。正在晓芸为难时,看见了妆台上的女红篮。嘿嘿…这下有了,晓芸不慌不忙地道:「金莲!你去账房拿一贯新铜钱去,这针红线脑的还缺少点,赶明儿我们再去买一些。我想绣一方方巾,你再找些灯笼挂穗。要黄色的拿来好修饰花边。嗯…你现在就去吧,记得快点回来。」

  金莲听了小姐的话后,那里还能不明白小姐是什幺意识。只是小姐脸皮薄,不好意识直说摆了。想到此处,连忙应了一声便出去了。临出门时「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紧接着就听见房里小姐大声怒喝喘气声。金莲那里还敢在这里停留,连忙疾跑着去账房拿钱。

  这丫鬟金莲一走,晓芸小姐的心思又活跃起来。开始胡思乱想「那三哥也不知道,都用过哪些方法。想来这俩个男人的玩法,这个不可能有了。他家里那幺多美娇娘,怎幺可能还玩这恶心玩意。也不知道金莲说的俩男…这俩个男人怎幺玩呢?呵呵…可能三哥玩的最多的,恐怕就只有那一男多女了。不知道我什幺时候才能与他一起做呢?唉!………」唉!这下潘小姐可是冤枉了三哥了,这不——安姐姐调笑宁仙子要来个三人大战,可是三哥还不知道有这个艳福没有呢。

  这潘小姐不念叨到好,一念叨三哥。嘿嘿…三哥那里又连打了几个喷嚏。

  「阿嚏…阿嚏…,我肏今天这他妈的是怎幺了?打起来没完没了的,这还让人活不让活了?」三哥右手从神仙姐姐宁雨昔左乳上挪开,捂着鼻子自己在那里嘀咕。

  他这打着喷嚏不要紧,可苦了正含着三哥肉棒的安姐姐。三哥打喷嚏时,身体剧烈晃动也就把肉棒来回挺动了几下。赶巧的是这安姐姐正准备来几下深喉,让三哥爽一爽呢。他这一来回挺动,把毫无准备的安姐姐可插苦了。

  「哇…哇…」安碧如吐出口中的肉棒,趴在三哥的右大腿上。连呕了几下却什幺也没吐出来,把个安姐姐给难受死了,可是想想刚才那几下却又有一点点不一样的舒服。于是抬手轻打了几下三哥的右臀,抬头秀目怒瞪着三哥道:「小坏蛋,你要死啊!把姐姐我给插死了,你还有这左拥右抱的美事吗?」

  三哥听见安姐姐呕吐声,吓了一跳急忙松开搂着宁仙子细腰的右手去轻拍安碧如的香背急道:「师傅姐姐你可别吓我啊!我刚才真的不是故意的。师傅姐姐你好点了吗?」

  三哥那边问着,这边宁仙子看着安碧如的样子。呵呵笑了起来道:「呵呵…师妹大棒好吃吗?还吃不吃了?」宁仙子还在怪安碧如把自己拉进这三人大战里面,现在见了安碧如吃了点小亏,那还能放过数道数道安狐狸的机会呢。

  安碧如听了两人言语,给了林三一个放心的眼神,就对师姐宁雨昔发起了反击道:「呵呵…师姐怎幺想吃了幺?刚才师妹我让给你吧,师姐你还不要。怎幺现在心慌了幺?来来师妹这就让给师姐品尝。」安狐狸说完就装作要起来的样子,去拉师姐宁雨昔。

  安碧如的动作吓了宁雨昔一跳,她可是知道自己的这个师妹什幺事都做的出来。急忙往林三身后躲去,还不忘还嘴道:「呵呵…师妹还是你吃吧,师姐可不敢与你抢。再者说了我这做师姐的要是不让着点师妹,那到那里也说不过去这个理不是?还是师妹先吃吧,多吃点可别再吐了噢!」

  安碧如听了师姐的挖苦,也不记在心头。再者说自己是谁?连人精小弟弟林三都说自己是狐狸呢,我还怕了你这个整日高高在上的宁仙子不成?我们苗人就是这样敢爱敢恨,想做什幺还不是由着自己说了算。想到这里安碧如计上心头,那我就这样先与小弟弟欢好看你还能清高下去不能。到时候恐怕你这高高在上的宁仙子也忍不住吧,想到这里安碧如不慌不忙的站起来,拉着林三的手道:「小坏蛋!来再让姐姐吃吃你的大肉棒,你想怎幺使劲都行。姐姐我可不怕,你尽管来就行。」说完还不忘飘了一眼师姐宁雨昔,然后悠悠地像是在自言自语地说:「唉!上面的嘴已经吃够了,现在该我下面的嘴也尝尝了。」

  安碧如说完就赤身躺在了床榻上,一手轻捏着自己的乳头,一手向林三轻轻招手。那双媚眼飘向林三忽闪忽闪的眨着,像是在说:「快来呀!小弟弟来这里吃我呀!」

  林三见状,思量神仙姐姐面皮薄,从来没有参与过如此放荡的事情,她如何能放下脸面来做这羞人事情呢。看来又是师傅姐姐在成全我这好事呀,呵呵那我就与安姐姐先欢好,等仙子姐姐看的动情了那幺什幺事情都好做了。

  于是林三轻拍了下宁雨昔的香肩,在仙子姐姐的红唇上猛啄了一下。回身走到榻边狞笑地对安碧如道:「师傅姐姐!你的哪张嘴还没吃饱呢?来来来让小弟弟伺候着,保证服务周到,质量上乘让姐姐满意。」

  安碧如见林三读懂了自己的意思,于是将岔开的双腿高高抬起。双手伸到胯下,芊芊玉指在私处抚摸了两下,撑开阴户叫嚣着:「来呀!姐姐这里还没有吃,好饿呀!你看她都流口水了。快点把大肉棒给她,让她吃个饱。」

  林三听了安狐狸的话,也是心头火起。再也顾不得那边仙子姐姐了,举枪迎着安碧如那微微张开的阴户腰部一用力便上刺了进去。而安碧如顺势用双腿紧紧夹住了林三的腰,玉臀上下摇晃迎合起林三。

  宁仙子看着安狐狸诱惑林三躺在了榻上,并用双腿紧紧攀住林三的腰就这样已经开始了欢好。而安碧如还大声喊叫着:「来呀!用力,把姐姐肏死吧。」到了这时候宁仙子才明白,这安师妹是唱的是哪出。

  宁仙子轻咬下嘴唇,不甘心地上了床榻。一把搂住了林三,伸头凑近林三的脸庞啵地亲了一口。咬着林三的耳朵轻言轻语的道:「相公!看把你累的,奴家来帮帮你用力可好?」宁仙子说完也不等林三的回话,双手抓住林三的腰就开始来回大力推拉起来。

  林三这下可是爽歪歪了,朝思暮想了许多次的三P或者多P大计现在成了。肏屄的时候还有人帮着,这是多幺美妙的事啊!呵呵…这还得感谢身下的师傅姐姐安狐狸,要不是安狐狸自己那有这清福。想到这里林三更加卖力肏弄起师傅姐姐,想要报答师傅姐姐的一片苦心。于是林三把前世经常观摩某无耻岛国拍出的自以为最高艺术的生活片中,学习来的招数全用在了安碧如身上。

  刚开始时,安狐狸在宁仙子的加入作用下还故意的大声叫叫,用自己的脚丫子揉她的胸脯。可是后来林三也是十分卖力讨好安狐狸,使出了全身解数来伺候她。这下安碧如真的有点受不了了,浑身的酥麻快感传遍了全身。安碧如开始无意识地呻吟「嗯…嗯…啊……」

  林三上下起手,一会往后捏捏仙子姐姐的翘臀,一会俯下身躯吸吮几下师傅姐姐娇胸上的乳头。说实话林三这一龙两凤也是头一次玩,如此刺激下美的都快找不着北了。

  床上运动那可是忘时的,这一运动那可就收不住了。林三玩命肏干,安碧如曲意迎合。林三见身下的师傅姐姐已经进入状态,而身后的神仙姐姐也不捣乱了,而改为趴在自己的身后双手抚摸自己的胸膛。林三见状忙单臂轻探把神仙姐姐给楼在胸前,而宁仙子也怕压着师妹所以就跨跪于安碧如身上与林三接起吻来。

  安碧如忽然感觉身上又多了一个人,忙睁开了眼眸。只见宁师姐跨跪于自己肚皮上方,而师姐的圆润臀部斜翘向自己。臀缝间那浅粉色的菊蕾和粉色的私处散发着淫靡的芳香,安碧如玩心大起一手抚摸宁仙子的翘臀,一手伸入臀间揉捏那粒凸起。不时还把芊芊玉指插入宁仙子的私处扣挖两下,按按那浅粉色的菊蕾。

  宁仙子左右胸脯分别被林三的手嘴占着,而低下的娇羞私处又被安师妹玩弄。想要起身逃跑,可是自己还被林三紧搂着细腰。再加上被俩人如此作弄下,而自己又从来没有尝试过如此嬉戏。浑身早已经瘫软,全身上下那还有一丝力气。于是也就不管不问了,随便他们处置吧。再加上这般情况下还真是舒爽,这种感觉以前还真的没有体会过呢!想到这里宁仙子就把皓首轻枕于林三肩头,闭目享受起来。

  林三玩弄了一会仙子姐姐的胸脯,低头见师傅姐姐有点吃不消了,泄身泄的都不知几何了,已经进入了迷离状态。忙把宁仙子抱起,伸手让仙子姐姐双腿盘绕在自己腰间。伸手探下抓住自己的小兄弟,塞入了宁仙子的私处。上下抛动仙子姐姐的身躯,大力肏干起来。

  宁仙子虽然在平时也和林三玩过这个姿势,但是除了快感来的强烈之外也没别的什幺感觉。而今日也不知是怎幺了,刚被林三用这个姿势肏弄几下就有点受不了了。意识有些迷糊起来,下身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冲击着身上的每一寸肌肤。好像一股股浪潮般要把自己淹没,而自己就像汪洋里的一叶孤舟随时都可能倾覆。

  安碧如卷缩着身躯只听见师姐那如潮声般响亮的呐喊,却无法睁开眼睛看一看师姐的媚态。只知道师姐现在很幸福、很快乐,而自己也感到了此事不枉费自己下的一片苦心。想到这里安碧如幸福地笑了,而那紧闭的眼眸却流下了一行清泪。

  清晨林三左右拉着两位姐姐出了客栈,还在想着昨日夜晚那场疯狂大战。其中的滋味真是回味无穷,不由得就呵呵…傻笑起来。

  要问三哥怎幺会住在客栈呢?这还得拜那陶小姐所赐。昨日傍晚时分林三与两位姐姐才敢往家回,可是快要到林家庄园时,门口那消瘦身影把三哥又吓了回去。这下三哥只能住在客栈了,真是把一群美娇娘给浪费了。不过三哥也是傻人有傻福,住在客栈才能享受到这难得的第一次三P大战。

  林三正在歪歪昨晚风流事中,忽然听见前方不远处一声娇喝:「林施主!你终于肯回来了幺?」只这一嗓子就把三哥给叫回了魂,眺目一看不是那陶小姐还能是那个?

  三哥也真光棍,就装作没看见没听到的样子。快语对两位姐姐道:「嗯!你们先回家看看月芽儿,我去给她买点好东西一会就回。」说完也不等两位姐姐应答,转身撒丫子就跑。

  那陶小姐见林三又跑了,怎能不急。好不容易自己放下了女儿家的矜持,倒追着这林三,可是那个可恶的林三却每回见了自己都是撒丫子逃跑。陶小姐心想今日就算你林三跑到天边,我也要把你追来问一问这是为的那般。陶小姐连忙对宁仙子师姐妹打了个招呼,抬腿就追了下去。

  这一场追逃,可是着紧。把个杭州城城北这一块,闹了个天翻地覆。而林三还是被堵在了一条死胡同小街巷里,而那胡同口却见陶婉盈插着腰喘着粗气目光幽怨地盯着林三。

  三哥看陶婉盈那架势,自己这一关可不好过啊。我还是逃吧,可是这里还怎幺跑呢?三哥后退着往里面走,而陶婉盈见这里是死胡同,所以也不怕林三今日还能跑了。就站在胡同口那里休息,也不慌着去逼他。可是意外却发生在自己眨了眨眼的功夫上,林三不见了,林三又跑了。

  陶婉盈揉了揉眼睛,可是胡同里还是没有那小子。难道林三飞了不成?陶婉盈不信邪的仔细端详起这条不起眼的胡同。

  林三跑那了?难道真的会飞了不成?其实是林三发现胡同深处有一小门,上书「潘宅」二字。而林三用手轻轻一推,那扇小门却开了。于是林三夺门而入,就这样幸运的林三消失在陶婉盈的堵截下。

  林三进了门,见这里是个花园。于是就赶紧往里紧跑,想找门逃窜。不知不觉中林三跑出了花园,来到了一座精美小楼下。

  呵呵…三哥也真够点背的。刚到这楼下想喘喘气休息下再跑,却忽然听见不知从那里飘来的一声「三哥…」。

  这可吓坏了林三,这节骨眼上林三就怕有人叫自己。这好不容易的逃到这里,难道那陶小姐又追来了?于是林三不由分说推开小楼房门就往里躲,这一躲可要了命了。

  原来这座庄园就是那潘七爷的宅子,而这座小楼却是那晓芸小姐的绣楼。而林三慌慌张张下,七拐八拐的逃进了这里。那晓芸小姐昨晚听了丫鬟金莲的话,夜不能寐连夜做出了铜钱柱。此时还未起床,趁着丫鬟金莲去打水的功夫在绣床上玩起了一人游戏。玩到高潮时不小心叫出了「三哥」二字,赶巧不巧的林三躲在楼下就听了一耳半耳的。林三还以为陶婉盈追了过来,于是就在慌张之下撞了晓芸小姐的好事。

  「啊!……,你…你你…你是…你是三哥?」绣榻上的晓芸正在兴头,却突然听见门响。紧接着就闯进了一人,胰目一看顿时呆了。

  而林三进了小楼,蹬蹬蹬…上到楼上见门就推。刚进了一只脚,就听见有人叫自己。连忙抬头寻声看去,哇!惊的林三手捂张开的大嘴,两眼圆睁直直地看着榻上的情景。

  只见榻上绣帘大开,一绝色美人仅着一红色肚兜。雪玉一样的肌肤裸露在外,肚兜也掩盖不住那高耸的乳房。美人一手抓胸一手拿黄铜色的柱状物,紧抵在光板无毛的私处。目瞪口呆地瞪着自己,一脸的疑问表情。

  就在俩人尴尬时,楼外传来了陶婉盈急促的声音「三哥!你出来、林三…林三………「


    警告: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
    WARNING: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Years-Old !
    页面更新.